以渊

“万里寻风”

“魔鬼没有诚信,也没有原则,有的只是审美”——《sci谜案集》耳雅

“呜呼微之!言尽於此。尚飨。”

读完字字泣血的《祭元微之文》,我居然被最后一句话击中了。“啊,微之!我的话全都说在这里了,请您享用祭品吧。”初读来,似乎接地气得令人有些哭笑不得。

其实作者何尝不愿举酒盈樽,就好像每次的久别再聚一样,和知心的友人晤言心语、共叙一情?
但不见故人,唯剩冰凉的坟。

我带来的好茶清酒,对你而言,竟只能叫“祭品”了。仿佛一场大梦初醒,现实的冰冷渗入,撕开压抑已久的心情,将痛苦释放于无言的篇末……

纵使他百般宽慰自己“在公岂有所不足耶”、纵使他相信“既有今日,宁无后期”的重逢,但这一刻,阴阳两隔的伤,
从未如此真实而刺骨。

“幼稚冲动,
而又不甘心于平凡,
这,就是青春。”
——《SCI谜案集》

求真、向善、憧憬美好,和人类与生俱来的动物性抗争到底,这,就是人性。
——长洱《犯罪心理》

(具字是错的我才发现!!_(´ཀ`」 ∠)__ )

“所有的苦难和背负尽头,
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”
——《大哥》priest

“我自认混账轻狂,但情意真诚,定竭力爱护宝贝珍珠”
【一生长短未知,可看此后经年】
——丁汉白书

吹爆云姐的《忽如远行客》!
【人生天地间,忽如远行客】

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山牙子】风雨前的欢脱,,破云真的承包我的笑点